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周末 > 周末人物

徐国卫:从志愿者到艺界“小孟尝”

2014-08-22 12:06:00      作者:      来源:
家居泉城济南的收藏家徐国卫,为人低调谦和,文质彬彬,二十多年如一日,四处奔波,广结善缘,利用所藏文物,不遗余力地宣传济南,推介山东,弘扬优秀齐鲁文化,他自称为“文化志愿者”
 
                                闫景群 /摄影   站在蔡元培、林风眠两位文化大师的画像前,徐国卫感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当好文化志愿者,一生无悔。
  蓝色T恤,简单的休闲裤,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朴素而儒雅的中年男子与传说中那位一掷千金的收藏家对应起来。从历代碑帖,到名人信札;从古今书画,到珍贵史料……他收藏了众多极富研究价值的藏品。尽管,他在收藏家队伍中可称得上是“年轻人”,但是他却拥有收藏大家的自觉意识,无论是给北京大学捐献珍贵碑帖,还是尽己所能传播文化,抑或是宣传、纪念老一辈书画家等等,他做成了很多官方机构应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
8月13日下午,我们在大明湖超然楼南侧的聚雅斋美术馆采访了他——聚雅斋美术馆馆长、济南市政协文史委委员,山东财经大学兼职教授徐国卫先生。在袅袅茶香中,徐先生向我们讲述了他在收藏道路上的酸甜苦辣。

    “24年来就干了这一件事儿”
    四十多岁的徐国卫先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接触收藏。一开始是因为喜欢集邮,然后对书画产生了兴趣。没有人引导,完全凭着自己对文化的一腔热爱之情、一颗执着之心,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我24年来就干了这一件事儿,收藏。”
    徐国卫的选择正应了孔子的话:“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收藏无止境,徐国卫乐此不疲。
    徐国卫在几个领域的收藏可以说是首屈一指。
    第一是碑帖。碑帖收藏在明清时期是我国很重要的一个收藏门类,收藏金石、研究金石拓片为时人所重,但是后来因种种原因渐被忽视。徐国卫说,被忽视的结果就是十几年前花很少的钱就能买到很多珍贵的碑帖。算起来,他收藏的碑帖现在大概有两万多张,将近八千多种。
    第二是中国早期油画。在本世纪前,世人对中国早期油画的收藏并不重视,很多人甚至也看不懂,而他独具慧眼,将很多一流名家的早期油画收而藏之。“这些早期油画大部分是从南方搜集来的,大概有三百多张,包括李铁夫、冯钢百、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的作品等等,形成了早期油画一个相对完整的系列,可以与很多国有美术馆相媲美。”
    另外,他还注意收藏相关的美术史料,如民国时期画家的各种画册已有上千册。徐国卫边收藏,边整理,边研究,最终,一本由他编著的名为《触摸历史——西洋美术的开拓者》的厚厚专著诞生了;徐国卫还收藏了大量的文化资料,比如近万件的名人手迹。这一件件由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蒋介石、李叔同、胡适、郁达夫、徐志摩、何香凝、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丰子恺、老舍、茅盾、郭沫若、周作人、胡风、钱锺书等近现代名人亲笔所写的信札、手稿,是徐国卫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心血奔走搜集而来,一件手书,几多故事;一次奔走,几多苦甜。徐国卫说:“名人手迹中蕴含着大量的历史信息,是珍贵的历史文物,所以其价值并不输于同时代的书画作品,相信名人手迹将会成为收藏中重要的门类。”
    在古籍收藏方面,他也多有涉猎,主要收藏民国时期的版本,特别是这一时期的文学版本,足有几千册,其中不乏珍本。比如鲁迅和周作人一起翻译的《域外小说集》的初版本;郭沫若诗集《女神》的初版本;王统照最重要的代表作《山雨》的初版本,以及钱锺书的小说《围城》的初版本等等。
    很多学者、收藏家都对徐国卫所藏藏品的数量之丰、价值之高叹为观止。有一次,老舍先生之子舒乙来看他的收藏,当看见《女神》初版本时,他吃惊地说:“我以为全世界总共只有三本半,怎么你这里也有一本啊!”见到了“宝贝”的舒乙那天特别高兴,从晚上9点钟一直谈到深夜方才离去。
    济南收藏界的老前辈张艺轩先生也为徐国卫的藏品吃了一惊。多年前他来参观徐国卫在山东博物馆举办的碑帖收藏展览,当时已经行动不便的他坐着轮椅,让别人抬着来的。观摩了一圈展览,他叹道:“哎哟,你是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啊,我没想到。有一些碑帖我在民国时候都没见到,很难收到,你竟然都有。”

    “好东西蒙上了灰尘,
    我给打扫一下”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济南人,他对自己家乡的点点滴滴都充满了热爱与自豪,在致力收藏的同时更是不遗余力地推广齐鲁文化,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对我省老一辈绘画大师岳祥书老先生的宣传和推广。
    岳祥书是已故的济南画家,中西画皆通,绘画水平极高。可是,由于特殊的历史时期造成的不公正对待,他一直未能画名远扬。为了不让这块金子继续蒙尘,为老先生取得他应得的荣誉和声名,更重要的是为了通过宣传山东的艺术家,进而把齐鲁文化推向全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徐国卫只身一人奔赴上海,希望以举办书画展的方式让上海、让全国关注岳祥书,关注齐鲁文化。徐国卫说:“我特别注重的就是怎么把一些最优秀的东西宣传出去。好东西蒙上了灰尘,我给打扫一下,露出真面目。”
    众所周知,上海流行的是海派文化,外地人一般很难融入,更别提受到认可了。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一个人被他对家乡文化的一腔赤诚和敢想敢干的韧劲所打动,他就是著名学者、书画评论家谢春彦先生。
    谢春彦先生祖籍山东东营,虽然从小长在上海,但骨子里仍有一股山东人的憨厚、侠义。听说了徐国卫的来意后他甚为感动,立即帮助筹办这次展览,并且在展览当天请来了自己在新闻界、美术界和出版界等众多领域的朋友来观展。画家岳祥书高超的绘画水平令众人惊讶、折服,展览大获成功,徐国卫也因此和谢春彦先生成了莫逆之交。
    我们采访徐国卫时,恰巧谢春彦先生来到济南参加一个活动。谢先生说他认准了徐国卫是个踏实干事的人,所以,心甘情愿地动用自己的人脉支持他、帮助他,而他不远万里来济参加的活动也正与岳祥书有关。
    今年7月2日,济南市文联和市美术馆要举行一个有全国专家参与的岳祥书书画论坛。徐国卫给谢春彦先生打电话请他参加这次论坛,结果谢先生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了最早的一趟火车从北京赶来,帮忙组织这个活动。活动的主题也是谢先生拟定的,叫“向老艺术家致敬——岳祥书绘画艺术及其时代价值”。
    谢春彦先生说:“岳祥书先生当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生活非常坎坷,但是在我不太了解的山东近代美术史上,他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不可或缺的人物。这十几年来,徐国卫不遗余力地推广岳祥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而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说明他心中有情怀、有理想,而且做事沉稳、靠谱。我觉得,很多国家机构或官方机构应该做,但是做得有缺失或者不太做得成的,他做到了。因此他每次叫我来,我只要在国内就一定来。”
    在谈到徐国卫做这些事情的意义时,谢先生深情地说:“文化进入了这样一个新的时期,也是有很多乱象的。他一个年轻人,以个人的力量来做这样的工作,如果只凭一点单纯的勇气,而没有对文化的追求、对文化的认识,和对做文化工作艰难性、长期性的清醒,他是不可能做成的。推介岳祥书先生就是一个很完整的、很典型的例子。那个时候别说全国范围,连济南很多画家都不太知道岳祥书是何许人。现在你到中国美术馆,到上海去,可以说只要比较关心艺术史和艺术市场的人都知道岳祥书。徐国卫的推介,达到了这样一个效果:原来山东不仅是老革命根据地,也有它独特的,可以和上海海派文化相并行的、各有特点的美术史的例子和大家。”
    谢先生建议看看徐国卫策划出版的各类书籍。“因为他也是一个很好的出版人,2008年他与岳祥书的儿子岳宏一起出版的《岳祥书美术全集·七卷本》,还有他策划出版的《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徐国卫捐赠石刻拓本选编》《图说聊斋》等,约有四十几种图书,都是自筹资金,很不容易。所以结识了他之后,只要能帮上忙的,我都愿意。”谢先生说。
    他还在今年1月1日创办了中文图书网(www.zhongwts.com),通过网络进行交流传播。
    老艺术家们的“隔代知己”
    岳祥书的名气一点点升温,山东省美术馆、博物馆都收藏有岳祥书的绘画,但是国家一级美术馆、博物馆却没有馆藏他的作品,徐国卫觉得很遗憾,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全国画家心目中的圣殿——中国美术馆。
    2008年9月的一个下午,徐国卫拿着岳先生早就出版的一本单本画集和作品照片,搭火车跑到中国美术馆。在谁也不认识的情况下,他直接敲门要找馆长范迪安。
    “我敲了门以后,办公室里的人就问我来做什么。我说我来自山东,给馆长送一本书。他说,那你就放这里吧。我说我想跟馆长见一面。他就告诉我馆长五点下班,让我等等。等到四点四十分左右,范迪安馆长进门了。我就跟范馆长说,我们山东有一位老先生,很早就去世了,我们要出一套他的画集,您给我两分钟时间我来向您说明。他说,那你跟着我到办公室吧。”
    当问起他说动范馆长的秘诀时,徐国卫笑着说:“我说如果中国美术馆看中了岳祥书的画,我可以动员他的家属来捐赠几张。他就问我,他是你的什么人,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我说我是他儿子的好朋友,他说好吧。过了大概有十几天,一位女士给我来电话了,说是中国美术馆看中了岳祥书的两张作品《绿化祖国》与《湖滨晴晓鸭捕蝻》。我赶快给岳祥书的家人岳宏打电话,后来,我俩将这两幅画送去中国美术馆。”
    “更有趣的事情还在后面。”徐国卫说,“那年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我就跟岳宏商量,要是中国美术馆给个万儿八千一张,我们就不要这钱,全捐给灾区。到了中国美术馆,一个很客气的女士接待了我们。她打开画看了看,看完了就卷起来,给我们俩写了个白条就让我们走了。我们俩当时没说什么,出了门之后,心里都有点别扭。大约又过了一个星期,岳宏来电话说中国美术馆一个劲儿地感谢他,并说由于经费有限,经过专家研究,一张画给他六万块钱,这对于我们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鼓励。”
    岳祥书老先生的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之后,徐国卫深受鼓舞,多年来,他一直在宣传山东的老一代艺术家。在去年,他还举办了“关黑弭岳”画展,把关友声、黑伯龙、弭菊田、岳祥书这四位济南老一辈艺术大师的近50幅各时期创作的珍贵作品汇聚一堂,向人们展示齐鲁大家的艺术风采。徐国卫与我省很多已故老艺术家如蒋维崧、魏启后、王企华、张彦青等都有着忘年之交。徐国卫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山东老艺术家们的“隔代知己”。
    最满意的身份是
    “文化志愿者”

    收藏家是外界给他的身份,徐国卫更愿意称自己为“文化志愿者”。“我最初给自己的定位是山东的‘文化志愿者’。那时候美术馆搞个展览,布个展,包括展馆的装修、改造,我都愿意参与,都是无偿的。我想我是个志愿者,我愿意来做这些事情。”
    2013年5月15日,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栏目采访了一批在收藏界有影响力的人物,挑选的济南藏家就是徐国卫。
    徐国卫认为,采访他本人或者拍摄他的收藏品对他本人虽有意义,但这样的意义不是最大。他想的是通过宣传自己,把整个济南展现给全国观众。所以他一个劲儿地跟编导建议:“你们能不能把我的这些藏品的故事和这个城市结合起来。”
    后来就想到了他收藏的一批老舍先生的手稿信札。那集名为《尘封往事》的纪录片就像是专门为济南量身定做的宣传片。此外,徐国卫请著名画家马骥先生画了一册《孔子画传》并在全国出版发行,以此宣传孔子。他说,虽然孔子在山东甚至全国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是以国画的形式来表现也是很有必要的,能够在普通百姓中宣传齐鲁文化。
    如今,《孔子画传》出了英文版,发行到了全世界的孔子学院里。现在,他又请画家马骥画了《孟子画传》准备出版,回忆过去这些工作,徐国卫觉得很快乐。
    对自己的藏品,只要公家需要,他都会无偿地拿出来给他们使用。比如说,上文提到的无偿捐赠给北京大学图书馆300张拓片。河南省美术出版社出版《汉碑全集》,他提供了五十多件汉代碑的拓片。山东艺术学院出一本艺专史时,徐国卫也给他们提供了很多老教授的重要资料。还有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山东画院、美术馆等机构需要一些资料时,徐国卫也都无偿地提供给他们。在他手上还有一张济南老火车站的图纸,当有关部门来找他,他也无偿地提供出来。
    徐国卫为了使自己的知识广泛传播,除了担任山东财经大学兼职教授外,他还在山东大学、山东建筑大学,及企业机构做过很多讲座,经常受邀参加有关学术研讨会等等,他要尽一己之力,将自己多年积聚的知识奉献出来,在更广的层面上,宣传文化与艺术,宣传收藏的真正目的,而这种行为令越来越多的人受益匪浅。
这些事情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其中付出的心血、咽下的辛酸却鲜为人知。他曾抢救性地收藏了很多重要文化档案,为了这些珍贵的档案,徐国卫甚至背负了很大一笔债。但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他说,这些东西要不是到了他手里,很有可能就被毁掉或者散佚掉了。
    当时为了收藏这些文化档案,徐国卫要在五天之内凑齐一大笔钱,凑不齐,又不想错过,就只能到处找朋友借,甚至还借了高利贷。虽然现在陆陆续续还了一部分,但是还是背负着债务。为了收藏,他付出了很多,但是看着这些完整的没有散失掉的档案,他依然觉得很幸福。
    挚爱故乡,挚爱故乡的文化,就愿意付出。徐国卫是得收藏之道,得道者多助。
    “做事要走在别人前面,
    要有超前的眼光”

    谈到自己收藏的秘诀,徐国卫认为这主要得益于自己超前的眼光和意识,凡事都要走在别人前面。加强学习和研究,很多别人看不懂或者不重视的东西,他都能敏锐地发现它们的价值所在。
    徐国卫说,很多藏品都是趁别人还没注意的时候收集的,当时花钱并不多,但当大家都意识到值钱了,他的收藏已然形成系列。就这样走在了别人的前头,有了今天的局面。比如说七八年前,名人信札根本就没人重视,徐国卫就大量地去收藏。图书馆不太重视民国时期的文学版本时,徐国卫却收藏了大概有几千册,很多都是珍本,具有很高的价值。
    谢春彦先生对他这种眼光非常赞赏。他说:“徐国卫有一种商业的敏感性,这得益于他对文化的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他不是搞房地产的,哪有这么多钱去买这些东西。正是这种超前的眼光,让他得风气之先,当一种藏品在收藏市场上还没有炒得很厉害时,他就先认识了它的文化价值。”
    山东著名画家马骥先生对徐国卫也是赞不绝口,在他看来,徐国卫之所以拥有这样敏锐的眼光就在于这么多年来他广交高友,广泛涉猎,令他的知识面得到了极大的丰富。“这使得他既懂画,又懂商情,还懂收藏,是美术界中一个难得的复合型人才。”
    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为神圣,视自己收集到的文物为神圣,热爱中华文化,热爱自己故乡。也许这才是徐国卫的成功之道。
    “我有三个梦想”
    采访快要结束时,徐国卫透露了他的三个梦想。
    第一个梦想是,能有一个更大的场所,把他的这些藏品展示出来。“现在的场所太小,我就在想,怎么样才能找到一个场所,把我的这些收藏不断地展示出来,最大限度地奉献给社会,奉献给学界。”
    第二个梦想,希望能得到各界重视,把岳祥书先生的绘画艺术推向全国。“他的绘画能打动很多人,他是个用艺术品格说话的画家。”
    谈到岳祥书,马骥先生补充说,全国有两个草根的画家来源于百姓,一个是齐白石,一个就是山东的岳祥书。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关黑弭”,这三个都是济南的大户。关是盐商;黑是个阔少爷;弭号称“弭半城”,半个泉城都是他的,房地产商。你再看张彦青,临清的,家有庄园,有团练。这说明什么?过去画画都得是不愁吃穿的大户人家。唯独岳祥书来自于民间,贫民,两袖清风。他是天才,无师自通,出手不凡。岳祥书一天洋学没上过,但是他的画风、作品和西方有些大家相通,像梵高、塞尚。这样的人,还不值得推吗?
    第三个梦想,和老舍先生有关。在徐国卫的收藏中,有一批藏品由于其极高的价值而受到广泛关注,那就是老舍先生的68出京剧的戏剧梗概。徐国卫想请全国的艺术名家给这68出京剧的戏剧梗概配上画。他要把中国的文学、书法、国画和戏曲等国粹通过老舍的手稿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然后不仅要在全国搞展览出书,还要到国际上去展览,做成一个宣传中华文化的品牌。
    写到这里不能不提到一个古人——战国时期四公子中的齐国孟尝君,以广招门客闻名,号称门下食客三千。济南人秦琼曾因交游广阔,仗义疏财,而被称作“小孟尝”。“而今我看徐国卫,就是当今小孟尝。”谢春彦说罢挥毫走笔,写下几个大字:从志愿者到艺界小孟尝。
    几十年收藏故事萦绕耳边,拂过垂柳的湖风阵阵掠过,抬眼一望,大明湖心有历下亭一座,其联曰:“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徐国卫的聚雅斋美术馆座落在大明湖内,而馆长徐国卫也正是当之无愧的当代名士,他身上的光泽,正逐渐显现。
刘江波

重大活动报道集> MORE
10年之后的今天,面对新的传播环境,面对省委的新要求和读者的新期待,我们秉持10年来行之有效的办报理念,着力提升内在质量,彰显...<详细>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bp.src = "//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