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山东各地 > 济宁

工地上为农民工安个“家”

2013-12-10 14:11: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没有农民工在城市辛苦建设,就没有万栋高楼平地起。然而,这些城市的建设者们却普遍工作和生活在最为艰苦的环境中,人在城市,心却无处安放。为改变这一状况,近年来,济宁的大型工地陆续按要求建起了设施完善的“职工之家”,为建筑工人配备宿舍、饮水间、洗澡间、食堂、卫生间等生活服务设施。
  12月5日,休息期间,建筑工人在“职工之家”活动。
  □ 本报记者 孟一 吕光社

  “白天踏踏实实干活,下班冲个热水澡,喝点热乎水,看看书上上网,还不担心拖欠工资……”12月5日下午,当记者来到济宁高新区大学科技园一期商业用房工程项目现场,来自汶上县郭仓镇的陶卫星提起现在的打工环境时说,“现在的工地,就跟家似的。”

  没有农民工在城市辛苦建设,就没有万栋高楼平地起。然而,这些城市的建设者们却普遍工作和生活在最为艰苦的环境中,人在城市,心却无处安放。为改变这一状况,近年来,济宁的大型工地陆续按要求建起了设施完善的“职工之家”,为建筑工人配备宿舍、饮水间、洗澡间、食堂、卫生间等生活服务设施。

农民工告别“风餐露宿” 

  “你还别看就这么一个铁盒子、一间小屋,可解决大问题了!”在铺着地砖、摆着桌椅的饮水室里,干了近30年建筑工的林修友抱着热腾腾的茶杯告诉记者,“原来要喝水只能就地支起口大锅,捡点工程下脚料烧火,烧出来的水碱大不说,还得和着满天的尘土喝,老天给你加佐料啊。”

  林修友口中的“小铁盒”其实是个电茶炉,自来水进入炉中先要经过过滤净化才进行加热,随喝随接、干净卫生。

  家近的带上一天的干粮,家远的在工地附近凑合凑合——这是建筑工吃饭最真实的写照,可不管是两者中的哪一类,他们都无一例外地随便找块地,蹲下就吃。“工地的工棚下、路边马路牙子上,哪里方便就在那里。”说起最常吃饭的地点,陶卫星颇为心酸。连个吃饭的地都没有,几乎是所有建筑工最大的心病。

  “现在好了,敞亮的食堂,甭管刮风下雨都能吃上香喷喷的热乎菜了。”陶卫星自豪地说。

  记者在工地一角专辟的“职工之家”小院里看到,院子四周是各种功能房,有宿舍、棋牌社、医疗保健室、学习室、卫生间等,中间留出的空地是运动场所,篮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台一应俱全……

  工程项目经理孔振宇介绍称,除了“职工之家”,工地硬化道路、空地绿化、亮化、安全化也同步跟进,没开工先投70多万元,就是为了让建筑工人们干得放心、住得舒心。面对工作、生活环境的大变样,依据“原来和现在比,差远了”成了最直观的写照。

工地上“夜校” 

  “我十来岁就跟着亲戚上工地干壮工,啥事用得着俺就干点啥。”谈起年少时就在工地靠出卖体力赚钱的日子,今年36岁的季华没有半点怨言,而如今有了“职工之家”后,他又一次获得了学习机会。

  “在工地干了几年后心里开始不平衡,凭啥俺出那么大力还不如油漆工甩几下刷子来钱快?”满心狐疑的季华试了才知道,刷油漆的技巧远比想象中多的多,如果不认真学、踏实练是很难掌握的。后来,生性好强的他报了“职工之家”的夜校班,开始系统学习油漆技术知识。

  在专业老师的课程指导和他的刻苦自学下,季华用2年时间全面掌握了油漆相关技术,不仅操作起来游刃有余,还组建起了专业的油漆施工班组,成了远近闻名的“金牌油漆队”。

  名气打出去了,赚的钱也是原来做壮工的好几倍,可令季华高兴的不是加速鼓起的荷包,而是充实了的日常生活。“过去,干完活要么出去溜着玩,要么喊几个工友喝个酒、聊聊天。‘职工之家’建起来后,有了夜校、图书室、电子阅览室,出去瞎晃、闹事的少了,想着法充电、多赚俩钱的多了。”季华告诉记者,对农民工来说,这样的学习环境是在农村很难盼来的。

  “‘家’是啥?不仅要满足温饱,提高生活品质,还要为家庭成员提供充足的成长空间。”济宁市住建委基本建设科副科长刘峰表示,他们要求“职工之家”突出农民工的再教育职能,定期、不定期地开展技能教育和安全生产教育。而像季华一样,在工地上突破自我的“金苗子”现在已经越来越多。

农民工不为工资愁 

  每逢年终岁尾,“农民工工资拖欠”总是成为不少人的“心头病”。

  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年年有,但问题的根源并不难找:建筑企业或包工头未能按时、足额给农民工发放报酬。“往细里说,一是建设方资金不足,工程款不到位;二是由于缺乏监管,发到班组的钱没能如数交给农民工。”刘峰说,只要卡住这两个关键节点,就没有发不下去的钱,“快过年了,农民工的工资,一分钱都不能少。”

  基于这样一种认知,住建部门首先要求建筑方从总工程款里拿出2%,作为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确保在建筑方出现资金链锻炼时,能够及时堵漏。而建筑企业则选择与劳务公司联姻,诉诸规范化的监管,让工资划拨更清楚、更平稳。

  “原来的工地,随便找几个人就把活干了,也不签啥合同。最后钱给了包工头,包工头卷钱跑了,找都没处找去。”济宁天和劳务有限公司经理张平告诉记者,劳务公司的介入很大程度上扭转了这一状况。他们在与建筑公司合作时有专业的“劳务联系人”全程监理,每名农民工都有自己的花名册、工资册、考勤册,每月工资细则都张榜在“职工之家”公布。

  “谁干了多少活、该拿多少钱一眼就看清楚了,如果没拿到,联系人还会帮着俺们打官司,再不为讨工资的事愁了。”陶卫星说,“职工之家”给俺们提供了家一样的环境,俺们也要拿出家庭成员样的干劲,把自己的活干好。

 

孔令伟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bp.src = "//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